最新网址:www.83zws.com
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前未婚夫他又在装柔弱 > 3 怒极

3 怒极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般配 白色鸢尾花 书籍1390040 老公重生回来宠我了 我绝症后精神多了 触手蘑菇O要被养! 万人嫌病美人重生后变团宠 社恐心声泄露被大佬们团宠了 雪中:人在北凉,以势压人 本宫不偏心

陈熙扒着墙头愣在那儿,久久没有回神。

实在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今夜是个下玄月,月亮要到后半夜才出来,这才刚入夜,黑沉沉的天幕,只有点点星子。

两个隔着墙头,静静对峙。

陈熙是懵了,一时间反应不过来,陆时砚却异常冷静。

不仅冷静,还很冷漠。

陆父陆母是开春时出的事,尚在热孝期的陆时砚,穿着一身素色长衫,披着一身冷意,青竹苍柏般显得越发清冷。

看向她的眼神尤其冷。

见她趴在墙头,看笑话一般,直勾勾盯着自己,陆时砚眉心蓦然蹙起,眼底蕴着翻涌的怒火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嗓音沙哑冷硬,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。

字字透着嫌恶。

陈熙被问的一怔。

“我、我只是想来看看你……”

“看我死没死?”陆时砚打断她的话,冷着脸道:“让你失望了。”

陈熙心道,这短命才子说出来的话可真噎人。

为了嘲讽她,居然还带诅咒自己的,真是一点儿都不忌讳。

“不是的,”陈熙沉默片刻,语气中带着讨好地解释道:“我只是来看看,你不是还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陆时砚突然剧烈咳嗽起来。

他病的真的很重。

隔着这么远,陈熙都能清楚地看到他咳起来时,浑身都在抖。

咳到后面,更是连腰都直不起来,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一般。

陈熙光听着都觉得脏腑在疼,更别说正在受着的陆时砚。

眼看他咳得腰越来越弯,最后还扶住了膝盖,莫说开口说话,连正常呼吸都不能。

陈熙一下紧张起来:“你、你没事吧?”

天啊,可别这一下咳出什么事来。

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那么落后,单单这样咳也是会死人的啊!

陆时砚咳得撕心裂肺,五脏六腑疼不说,太阳穴、耳朵、眼睛,也都在这阵撕咳中,针扎似的疼。

他已经听不到她的声音。

确切的说,他已经听不到外界的声音,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感觉:疼。

见他不回应,只是拄着膝盖,咳地要死要活,陈熙吓坏了,也顾不上再跟他解释,忙扶着墙要下来。

因为着急,她重心没稳住,脚下垫着的石头一歪,整个人摔倒在地。

四周都是碎石,这一摔,直把她摔得龇牙咧嘴,疼得不住吸气。

她也顾不上疼,匆匆爬起来就一瘸一拐从屋后绕出来,三两步冲进院子。

陆时砚咳得快背过气去,那一声声提不上力气的咳,像是刀剑一般剐着陈熙,她上前扶住他,一边给他拍背顺气,一边询问:“你没事吧?是我刚刚气着你了?你别生气啊,身体是你自己的,气坏了不值当啊……”

劝诫也好,拍背顺气也好,都没起到作用,陆时砚还是咳的呼吸困难,整个人都痉挛成一团,要不是陈熙这会儿死命扶着,他早一头扎地上去了。

好不容易扶着他慢慢缓过来。

陈熙刚要询问他要不要紧,她去给他请马湾村的许半仙儿来看看,就看到陆时砚终于能直起了身。

她脸色一变,还没来得及高兴,陆时砚突然用力,狠狠把她推到了一边。

陈熙没防备,被他推了一个趔趄,直接撞到了身后的大水缸上。

咚一声。

幸亏陈熙眼疾手快往后扶了一下,要不然能一头栽进水缸里。

她本能地有点生气。

但抬头对上陆时砚惨白如纸的脸,还有那双泛着泪光的血红眸子,她气一下就消了。

算了。

他重病在身,心情不好,又遭逢退婚打击,脾气大点也正常。

换了她,也不可能保持心平气和。

瞧他目光像是被侵犯领地的狼崽子一般,死死盯着她,陈熙抬手示意:“好好好,我不碰你,你先消消气,缓一缓……”

陆时砚眼底露出一丝诧异,但很快就被森寒和嫌恶盖过。

惺惺作态!

陆时砚不说话,陈熙也没再开口,更没再靠近他一步,就站在那儿静静看着他。

刚刚那阵剜心剐肺的咳,消耗了陆时砚本就不多的气力,他有些站不住了。

但当着陈熙的面,他不想表现出来,只冷冷看着她: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嗓音比刚刚更嘶哑了几分。

陈熙一脸实诚:“来看看你。”

陆时砚目光落到她手里的布兜子上。

布兜子一角松了,露出里面眼熟的补品,他脸色愈发难看:“不需要,我家不欢迎你。”

陈熙好声好气解释:“我没有要打扰你的意思,就是想当面跟你道个歉。”

“道歉?”陆时砚冷寒的眸子现出一丝嘲讽。

口口声声说他现在就是在拖累她的人,现在又主动来跟他道歉?

“没必要。”他冷嗤一声:“你走。”

确实一腔傲骨。

但也不能怪他啊,这事发生在谁身上,都会觉得自尊受损。

哎。

她在心里叹了口气:“对不起,我也没想到退婚的事会让你这么生气……”

“你没想到?”陆时砚眉头紧拧,怒极反笑道:“是你觉得我陆某人现在配不上你,是你执意要退的婚,既然婚已经退了,你又来说这些话做什么?还要我对你对你们陈家感恩戴德?”

说起来这桩婚约,他一直都没太放在心上。

打从六岁开蒙后,他就一门心思扑在读书上,父亲母亲也从不让他操心家里的事,只让他安心读书,就连定婚一事,都是父亲母亲去张罗的。

在他眼里,读书才是顶顶要紧的事,至于娶亲,父亲母亲看好了就成。

因为娶谁,对他来说都一样。

父亲母亲总不会害他,况且婚事本就是父母之命,由父母做主,他并无任何异议。

再加上每日要上学堂,课业又重,他也一直不曾在这桩婚约上分心。

哪怕偶尔学堂放假,在村里偶遇到陈熙,他也都没太大反应。

这么相安无事两年,父亲母亲的打算是,等他过了府试,就让他和陈熙成婚,娶了妻,有人照顾,他日后就可安心读书备考。

父亲母亲的打算他也是应了的。

县试他顺利过后,父亲母亲就开始着手准备成婚的事。

83中文网最新地址www.83zws.com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三国:这个吕布太稳健了 梦回尼安德特时代 谈恋爱不如许愿[快穿] 皇后娘娘,你跑不掉了 大明:拿命教太子,皇帝求我别死 三国:开局孙策让江东 大明:开局撞柱,吓坏满朝文武 狂龙夺嫡,废物太子竟是绝世强龙 封地三年,百官跪求登基! 不写出师表,你北什么伐呀!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