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83zws.com
首页 > 历史军事 > 攻略仙尊99%,我穿越了 > 14 第 14 章

14 第 14 章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萩原的系统好像不对劲 掌中私宠 婚后钟情 穿越重生后我富可敌国 [西游]农业大学生和她的毕业论文 我给反派都剧透完了 少女漫与万人迷适配性[快穿] 穿成阴鸷昏君的病弱小伴读 酒剑仙:神级酿酒师,醉斩天门! 穿到中世纪当牧师

刚才进来的时候,齐乐两人已经没有踪迹了,沈柚烟这会左右查看,发现还是没有看到对方的线索。

拉低兜帽的帽檐,沈柚烟用余光观察左右,想找个合适的人打听一下。

黑市的人大多冷漠,刚才在他停顿后观察的视线此时已经收敛了不少。如果不是沈柚烟视线离开便又感觉到什么人在窥探他,那么也会以为这里很和平。

估计是刚才在入口逗留太久,让人察觉到不对了。

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的搭话就很有问题。

“小哥,买东西还是找人啊?需要帮忙吗?”

沈柚烟本来不想搭理这种过度热情到有些古怪的人,目光扫过对方摊位上的一块灵玉原石时却是一顿。

凭心而论,这是块很难看的料子。表皮看起来极为粗糙,肉眼可见还会有很多裂痕进去,棉絮估计也多,如果种不老,硬度不够,那么这些都是大问题,除了大以外,没有任何优点,然而大块的石头和小块的石头没有什么区别。没有灵玉都是白瞎。

可就是这么一块难看不已的料子,却让沈柚烟下意识心怦怦跳起来,灵力也不由得涌动到指尖,想要上前看看。

没有将目光过多停留在料子上,沈柚烟移开视线,将这摊位上的东西都扫了一眼,似是思考一般犹豫了一会,这才踌躇着上前两步,蹲到了摊主面前。

摊主就知道这些初入黑市的小年轻没什么戒心,乐滋滋看了一眼袖中闪烁的玉坠,笑眯眯问道:“小兄弟是灵师吗?”

“问这么多干什么吗?”沈柚烟故作警惕。

这倒更让摊主轻视了他,肯定了他的身份。

沈柚烟左右观察着料子,时不时上手在这个上面摸一摸,那个上面摸一摸,频率看不出区别,实际上灵力已经渗透到了那块皮相难看的料子上。

灵力对于灵玉的渗透也和料子本身的品质有关系。种水好的料子渗透起来慢,种水差的料子渗透起来快。但是偶尔也有瘴气伪装在其中,阻挡人的窥视。而且灵力渗透慢,也不一定能判断出这是块好料子,毕竟这也导致很多人无法及时感应到内部情况,比如裂痕和棉的分布。

一旦有这些,灵玉灵力纯度也会大打折扣。

但是这块料子却很奇怪。前期的时候,沈柚烟灵力渗透很快,不一会就将料子三分之一的地方全部布满了灵力化成的丝网,一点一点向内渗透,可等到了一半的时候,他的灵力忽然受到阻隔,但是一股极为活跃的跳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甚至比他之前买到的那块冰种料子跃动速度还要强。

按理来说,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。

难道是瘴气在其中进行伪装?

沈柚烟拿不准主意,却又想要试一试。

他总觉得这料子里有东西,不试一试又不甘心。

没有表现出对这块料子的中意,沈柚烟先拿起旁边品相不错的一块石头,询问道:“这块多少灵石?”

“三万。”

沈柚烟故作迟疑:“太贵了,我买不起。能不能便宜点,三千?”

他把从凌宸那里学到的先用上了,却给摊主弄笑了,连那脸上的疤都一抖一抖的:“哎呦小哥,你这是把我当外面那群人黑了,黑市上的料子可都是低于市场价的,你还这么砍,我癞疤也是要吃饭的,不可能。”

“真的不行吗?”

“不行。”

沈柚烟又点到另一块小一点,品质差一点的料子:“这个,三千可以吗?”

癞疤继续摇头,比了个数:“这个呀,七千才行。”

“那我三千能买什么?”沈柚烟像是恼羞成怒,不甘愿说道,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我去其他家了。”

“哎等等!”癞疤醉翁之意不在酒,哪能真让他跑了,可是看着面前这些石头,又不甘心三千块灵石就卖给这初入茅庐的傻蛋灵师,眼光一转,最后落到那块最大的石头上。

这“狗屎底”的石头摆在这里好久了,结果就没一个敢来买的,癞疤也思量着怎么处理它,正好拿来骗骗这傻蛋灵师。

“小兄弟,看看这块,这块不错啊。”癞疤拉着他看向石头,“块头大,质量也不错。”

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。没有灵玉,块头再大也无用。

沈柚烟心里冷笑,面上却有些犹豫:“你没在唬我吧,这东西看着品质都不太好,我讲师都说了,这种料子一眼就是坏的。”

“这怎么能是骗你呢,你自己看看,琢磨琢磨,三千灵石,这么大块料子可不多见了,你在哪能买到这样的?”癞疤极力推销。

沈柚烟犹豫了一下,手指放上去摸了摸,又放下了,犹豫了一会,这才说道:“一口价,一千!多了我不要!”

癞疤倒吸一口冷气。

他就没见过这么抠门的灵师,比前面那个还抠门。可就是个垃圾料子,再想到自己待会要做的事情。

83中文网最新地址www.83zws.com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娇弱贵妃精神稳定 嫁给前任他哥 武成年后 我对太子暗卫有想法 北齐怪谈 夫君他天下第一甜 冒充相府九少爷,八个姐姐超护短 贞观小郎中 狗勾能有什么坏心思[穿书] 假皇子?朕乃天命!
返回顶部